Skip to main content
 体育新闻网 > 生活 >

家长不改作业要写说明 当事妈妈:教育内卷让家庭疲惫

2020-11-20 12:08 浏览:

  口述|“家长不改作业要写说明”当事单亲妈:教育内卷让家庭疲惫

  多地教育局开始出新规严禁“学生作业家长批改”。

  看到这一变化,明琍(化名)感觉欣慰。34岁的明琍是一位单亲妈妈,来自江西南昌。此前因无法给孩子批改作业,需要向老师提交一份手写证明,最终她“不堪其扰”,选择向媒体爆料。

  从此前的家长退出家长群,再到如今受关注的“学生作业家长改”,家校关系中脆弱的一面再次呈现在人们面前。作为其中的亲历者,明琍如何看待家校关系?一位单亲妈妈,怎样兼顾家庭教育与个人工作?

  近日,明琍向澎湃新闻()讲述她陪伴孩子做作业以来的心路历程,其中包含了一位普通母亲对于自身教育方式的反思、母职的探讨以及教育内卷等话题。

  【以下是明琍口述】

  “三年级的作业会多到什么程度呢?”

  11月3日晚大概8点钟左右,我正在工厂里上班,突然接到豆豆的电话,告诉我数学老师需要提交一份手写版本的情况说明,解释昨晚为什么没有帮他批改作业。

  电话里,豆豆的声音听起来有哭腔。我告诉豆豆,等下会直接给老师发短信说明情况。但豆豆坚持说,不行,老师说了必须手写。可能知道我在忙,豆豆特别懂事,过一会儿,豆豆又说,妈妈你这么忙,就发短信到奶奶的手机上吧,我帮你抄上去。

  因为这句“我帮你抄上去”,我的情绪一下就崩溃了,一时间想起之前很多个夜晚因为写不完作业而失落的画面。他自己的作业已经做不完了,还要挤出时间,去抄这样一份我认为毫无意义的东西?想到这些,我开始掉眼泪。

  选择向媒体爆料,我并不害怕。有些家长担心爆料之后孩子的教育会不会受到影响,但我真的忍不住,想要站出来,告诉大家我们的教育是不是出了问题,孩子只是孩子,不是做作业的工具。

  豆豆现在上小学三年级,作业多到什么程度呢?一个直观的感受是,回到家后,很少作业能在晚上11点前写完的,一周七天,可能只有周五、周六的休息日能够休息一下。

  除此之外,孩子的作业我们家长都要签字,真是不堪其扰。

  比如语文这一项作业,包括生字组词、句子、最近又新增了写日记。语文和数学两门课除了课内练习册,还有课外练习册。有时候光语文这一门课程,就分一号作业、二号作业、三号作业,还有大作文本、日记本和纠错本。

  除了这些练习作业,还有日常需要背诵的课文。有的时候老师会要求背诵《诗经》,最近在要求孩子背诵《诗经》里的一首《王风·黍离》,这首诗名字我都不认识。语文这一项作业做完,可能就需要花3个小时左右。

  孩子在旁边做作业的时候,我们家长负责在旁边监督、辅导。我们要拿着手机拍摄他背诵、朗读课文的视频上传到APP上打卡。

  等到这些全部做完,有的时候已经到深夜了。我现在尽量让他在11点前睡觉。之前我以为是我孩子做作业速度慢,为什么作业一定要做到这么晚才能完成,是确实听不懂还是其他问题。后来我跟其他学生家长交流,发现他们的孩子也是这样,自从上了三年级以后, 海东旅游网,孩子很少在11点之前睡过觉。

  为了尽量让他在晚上11点前睡觉,他做不完的作业我会帮他写完。

  前段时间,我看了《脱口秀大会》,我很喜欢李雪琴讲述自己小时候做作业的段子。她在里面说,“小时候我妈教我写作业,我妈嫌我太笨,最后我妈把我作业给写完了。”这段讲述特别贴合当下实际,不过现在是小孩作业太多,写不完,我帮他写完。

  有的时候我会反思,小孩真的要做这么多作业,成绩才能提高吗?还有必须要这么多作业才能把这个孩子教育好吗?

  “我是一个不完美的妈妈”

  豆豆上的小学是片区里最大的一所小学,本身是一个职工学校,依托于一个飞机制造厂自己办的一所职工小学。

  2016年,我的丈夫因为经常赌博,欠了不少赌债,最终我选择和丈夫离婚,一个人带豆豆生活。我和豆豆的户口落的是当地集体户,当地小学招生时,在前三类没有招满的情况下,我们集体户口的四类、五类可以进去入读。

  即便是跟前夫离婚,我认为对豆豆的性格没有受到太多影响,他性格随我,开朗阳光,在生活起居上,我也算是尽心尽力的照顾他,但到了学业这方面,尤其是写作业,我好像变成了不完美的妈妈。

  我也会有内心较为自私的想法,我生下了孩子,我的身份变成了妈妈,但抛去“孩子妈妈”的名称,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。我有时候会暗自希望下了班能舒舒服服的躺下稍微休息一下,或者能先吃口饭。但真实情况是很多时候我饭来不及吃,回家第一件事是先看孩子作业,不看的话孩子也不能睡觉,他在等着你。

  而且在陪着孩子做作业、帮他改作业的时候,我和豆豆的关系会变得非常紧张,有时甚至会为了作业的问题歇斯底里大吵。

  我会给他施加压力,告诉他“写不完的时候不准睡觉”,有的时候我还会拍桌子。刚开始我没有意识到我自己这一面,但最近孩子写了一篇日记,我才发现原来我在孩子眼中有另外一面。

  大概从今年10月份左右,学校要求孩子写日记,几乎是每天要写一篇。那天豆豆写了一篇日记,名字叫做《妈妈的天气》,里面有段话我完特别有感触。他写道,“妈妈的脾气变得不好,每次一生气,不用天气预报,我就知道。‘雷雨马上来临了。’我常常想,妈妈的脾气暴躁是在(我)不听话和不写作业的时候生气。我不希望妈妈生气,以后我要照顾好自己,按时完成作业,让妈妈开心,不再生气,希望妈妈的天气永远是阳光灿烂的大晴天。”豆豆写的《妈妈的天气》 受访者供图

  看到豆豆写的这些,我开始回想对于豆豆的教育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  我想到豆豆刚上一年级的时候,他对学校抱有非常新鲜的态度,每一天都很开心,回家之后知道自己要写什么、怎么写作业,主动性很强。慢慢的我发现,他对学习的兴趣开始下降,到了二、三年级他经常跟我说的一句话是“妈妈,我很累。”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我觉得我的世界里除了作业就是上学,我没有其他的。”

  这种感觉也让我觉得异常疲惫。

  有一次豆豆在写作业,沉默了很久,突然哭了起来。我坐在他旁边,问他为什么哭?我拍下了他哭的画面,一边拍一边问他:“你为什么哭?为什么写着写着就难过了?”

  “难过了,想到了有人(嘲笑)我。”豆豆说。

  “他嘲笑你什么呢?”我问。

  “考分考的不好,写字写的这么差,每天念我。”豆豆说。

  跟豆豆聊完我才发现,原来他哭的原因是班上另外一位同学数学考了92分,成绩比他高,就嘲笑他。在他们班级里,数学90分才算及格,没及格的话需要重写。我难以想象,难道92分还不够吗?

  “内卷”只会让孩子成绩上不去,反而更累

  我从豆豆上二年级的时候,开始关注家校共育这一方面。我在想,家长和学校应该怎么配合才能给孩子创造一个比较和谐的学习环境。

  从我作为家长这个角度来看,自从豆豆一直跟我喊累之后,我开始不再死磕“作业有没有写完”,而是关注他的心理健康问题,我怕他得抑郁症怎么办?

  一年级的时候,我就带他去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看心理科,他跟医生聊了40分钟左右出来了,之后医生把我叫过去谈话。医生告诉我,豆豆没有什么问题,但我的问题比较大。医生说,“和孩子交流大部分的时候,他总说我的妈妈在逼着我写作业,给他压力太大了。”

  经过医生的提醒,我才开始反思我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哪里有问题,让豆豆受到了来自学校和家庭的双重压力。

  我仔细回想,在督促他写作业的过程中,我惯用的表达方式是“你不能睡觉”“不写完不要睡”,好几次可能都已经到夜里十一二点了,太逼迫他了。

  为什么当时会这样做?其实我也有私心,我害怕老师第二天找我麻烦,给我压力。

  我看了澎湃新闻最近报道的关于教育内卷的话题,也看到《一位海淀妈妈眼中的教育内卷》这篇文章。在我的理解,教育内卷最直观的体现是高度单一化的竞争方式,这一点很直观的体现在家长群的聊天里,一位家长提到自己报了培训班,之后一定会有其他家长好奇询问,然后陆续跟着报班。

  家长们有这个需求吗?每个孩子的情况都不一样。这样的情况,应该怪罪于那些带头做某件事情的家长吗?我觉得不应该。因为最初提出某件事的家长,他们一定是因为自己有需求才去做的,他的初衷并不是想去影响别人。

  这种高度单一化的竞争方式,孩子的成绩反而并不会提高,作业倒是越来越多。之前豆豆考了85分,其他孩子都是100分、90分,他考了85分回家,眼睛都不敢直视我。作为家长,就会觉得85分不够,要考到98分才够。这个98分现在看来,并不是你自己对他的期望值,而是老师、甚至社会给他的预期。

  还有,在澎湃的那篇文章中也提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丹尼尔·卡尼曼提出的概念“损失厌恶”,我查了一下,大致意思是人们面对同样数量的收益和损失时,认为损失更加令他们难以忍受。

  以前,我为了让豆豆写完作业,总是强迫他,没掌握好方法。现在我督促豆豆写作业时,就会运用他的这个心理。比如说,他做阅读作业,做了大概半个小时做不下去了,我会跟他讲你把这篇文章读完,咱们俩下一盘跳棋。如果没读完,就先不下。

  孩子听到之后,会下意识的觉得,他觉得如果没读,就损失了“下跳棋”这个活动,马上把这一篇读完了。

  但家校共育,有的时候还需要学校、老师的配合。我觉得最和谐的家校共育,就是老师做老师的事,家长做家长的事就够了。